“五·一”小长假降至 在成都附近“峡路相逢”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

原标题:峡路相逢

  “五·一”小长假就要到了,初夏的四川,万物生长,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,也正是户外出游的好时机。记得在清明小长假时,“大周末”曾特别推出了一期“古道”专题,漫步在清幽的古道上,让历史穿越时空。

  这一次,我们选择了成都附近的峡谷。

  在四川,不看看南方丝绸之路上的泸沽峡,难以想象因气候多变、地形复杂而令行人“俯视魂摇”的这条古道的艰险;不看看岷江那一段九曲回肠般的平羌江小三峡,将难以领略“峨眉山月半轮秋”的诗情画意;不看看有着神奇传说的古蜀王望帝之相鳖灵开凿的金堂峡,对蜀山蜀水风情的感悟将稍欠圆满;不游一游“直与武陵源仿佛也”的江油养马峡,闷热夏日你将少掉几丝清凉。

  所以,这个假期,让我们来一场“峡”路相逢!

  文/图 马恒健

  (作者已出版有《蜀地秘境》《你不知道的四川》等作品)

  泸沽峡

  南丝绸之路的遗墨

  在大渡河以南的南方丝绸之路古道上,最为险恶崎岖的甘洛至冕宁泸沽的路段,长约两公里的令行人“俯视魂摇”的泸沽峡,便坐落在这条路段上,孙水关是其独一无二的门户。

  泸沽峡由拱头山和伏头山夹峙而成,峡谷里奔流着安宁河东源孙水河。放眼望去,拱头山状若蟠桃,山形较为舒缓丰满,但接近孙水河的山麓却陡峭壁立,如斧劈刀削。伏头山山势峻峭巍峨,遍山怪石嶙峋、林木稀疏。滔滔孙水,如久困深山憋足了劲的蛟龙,硬生生地从两山之间挣扎而出。

  泸沽峡最窄的峡口,就是古道上的军事要隘孙水关。伫立在公路边的孙水关遗址俯视,只见孙水河床呈深切的V字状。由于河道在这里猛然收窄,异常湍急的河水,撞击着河里堆垒的从两岸山体崩落下来的巨大岩石,激起如雪的浪花和成轮的流沫,令人目眩神移。

  古往今来,这里既有将士的金戈铁马,也有名流的风云际会。

  伏头山当地百姓又称其为哑泉山,山上曾有一幅“哑泉不可饮”摩崖石刻。相传为诸葛亮南征孟获时,蜀军士兵饮用了在此处的一眼泉水后,竟说不出话了。于是诸葛亮令人勒石以警示蜀军将士及过往行人。

  距孙水关遗址约百米开外的公路一侧,有一块几丈高、剖面平整光滑的石壁,人称观音岩,上边荟萃了历代文人墨客的石刻书法。其中的“西南形胜”四字,原刻于明万历二十五年(公元1597年),至今已有四百多年,其间于清嘉庆二十三年戊寅季秋重刊。明万历二十七年(公元1599年)的“山水奇观”四字,字体古朴,笔力遒劲。

  宦游的清代著名书法家史致康途经小相岭和泸沽峡,面对这雄奇苍凉、古风盎然的景致,情不自禁地赋联:“相岭孤松,东西南北风债主;泸峡怪石,春夏秋冬水冤家”。

  他在此留下的墨迹,是题刻于清咸丰四年(公元1854年)的一个直径两尺多的“龙”字。史致康题刻此字,是因为此前一百多年来,一直有“乾隆梦游孙水关”的传说。这个传说曾一度令泸沽峡蜚声海内,自然也令渴求功名的史致康心潮起伏、浮想联翩,故慨然命笔。

  当然,过往于泸沽峡,进出于孙水关,更多的是络绎不绝的马帮和征战戍边的士兵。矮小却耐力强、善负重的建昌马,驮着丝绸茶叶远赴异域,在泸沽峡只留下无影无踪却又穿越时空的铃声。

  金堂峡

  历史走远烽烟犹在

  自北向南绵延于成都平原东部的龙泉山脉,滔滔沱江从其中部蜿蜒而过。这一段沱江,有着沱江小三峡的美誉。

  沱江小三峡也叫金堂峡,它虽不及长江三峡雄伟险峻,却集雄、奇、险、秀为一体。春游此峡,烟雨迷蒙,画意盎然;夏游此峡,碧波荡舟,一派清凉;秋游此峡,山色缤纷,瓜果飘香;冬游此峡,浅雪覆山,澄江似练。

  沱江小三峡的第一峡名叫鳖灵峡,长800米,宽不过百米,两岸峭壁高耸、险峻异常,相传为古蜀王望帝之相鳖灵开凿。峡中半山岩有一座三皇庙,为祭礼鳖灵而建。

  第二峡名叫明月峡,长6公里,两岸青山如画、层峦滴翠,因江流弯状似月而得名。这一段沱江小三峡中最长的峡谷里,坐落着南宋时期四川著名的抗蒙古城云顶城、炮台山,以及建于南朝齐梁、曾荣幸地受到历代六位皇帝的封赐的慈云寺。

  第三峡名叫九龙峡,它虽然仅有1公里长,但一岸有九条山脊沿山而下,穿江而过后顺另一岸的山势直上山巅,如九条蛟龙遨游于山水之间,故而取名九龙峡。

  如今,人们去沱江小三峡,主要是游玩坐落在明月峡江段、云顶山之巅的云顶石城。悠游于云顶石城内,只见林密霭深,满目苍翠;城中的慈云寺,香烟缭绕,梵音萦回;伫立城头观景,金堂小三峡尽收眼底。

  然而,伫立秀丽清幽的云顶城之上,游人不会想到,他们的脚下,曾经是700多年前战乱中成都府衙的临时办公之地,曾经是被箭矢和炮火覆盖的血腥之地。

  云顶城,便是南宋末年著名的巴蜀“抗蒙八柱”之一。虽然历经多次血战,但当年南宋军民修筑的北城门及瓮城仍遗存下来,它以倾颓的墙堞、残破的城门,向世人讲述着那一段残酷的历史。

  云顶城南城门与小东门之间的城墙,正对着沱江小三峡。这一地段,是当年蒙军攻城的主要方向,因此筑有两座炮台。小东门侧是一座半圆形炮台,小东门与南门之间是一座长方形炮台。

  我从修复的那座长方形炮台?望孔俯瞰,山下的景物尽收眼底,也就意味着敌军攻城部队的一举一动都在守军的监控之中。难怪当年束手无策的蒙军,发出云顶城“不战而自守”的哀叹。

  位于云顶城的慈云寺,大雄宝殿还有于右任、张大千书写的匾额。清代四川提督马维琪题写的“云顶山”巨幅摩崖石刻至今尚存。此外, 苏东坡、黄庭坚、陆游等畅游云顶山,都留有珍贵的诗文。

  随着去年位于沱江小三峡峡口的淮州新城开始打造,当地政府已将坐沱江小三峡游船观光项目切实推进,试航的准备工作正在进行。届时人们去金堂小三峡,便能名副其实地游山玩水了。

  平羌峡

  品李白的诗情画意

  岷江,从川西北的崇山峻岭中一路奔来。它润泽了成都平原、造就了南下出川黄金水道后,在青神县汉阳镇放缓了匆匆脚步,留下了一个九曲回肠般的小三峡。

  这个名叫平羌小三峡的岷江江段,让一名伟大诗人李白暂停了仗剑辞亲、去国远游的步履。那是在公元725年,他从家乡彰明(今江油)出发,一路风尘仆仆、日夜兼程,却在这里难得的流连数日。他将在此的所见所思,凝聚在一首诗中:峨眉山月半轮秋,影入平羌江水流,夜发清溪向三峡,思君不见下渝州。

  如今,虽然杜甫“门泊东吴万里船”的诗句人人皆知,但古人出川的黄金水路早已断航。不过,从平羌小三峡口的汉阳镇乘舟游一游当年李白漂过的这一江段,多少也别有一番韵味。

  我在峡口伫立船头分别向上下游眺望,令人感到岷江在此成了一条变色龙。上游的汉阳坝江段,水面十分宽阔,浩渺的烟波里隐隐可见处处乱石、片片沙滩,白浪滔滔的岷江之水铺陈在整个天际线上;下游,我即将进入的第一个江峡犁头峡,两岸青峰对峙,山石笔立,波平如镜,水质清澈,江流宛若一条翡翠带。

  犁头峡因峡口江边一座山峰状如耕地的铁犁而得名。这一段的岷江峡窄水深,岸转江回。进入犁头峡第一个河湾“大佛沱”,临近水面的岩壁上布满密如蜂巢的洞穴,有的小如拳头,有的大如篮球,犹如遭到各种轻重武器的射击。这些石孔洞穴在水波的激盈下,发出“咕唧、咕唧”的声响。船工告诉我,那便是鱼中珍品江团繁殖栖身的地方,当地人称之为“鱼窝”。也就是说,这短短一二公里的江段,才是资格江团的原产地。

  犁头峡江段两岸的峭壁不算高,一般高出江面数十米宽,因此感觉整个江峡是被一柄巨大有利剑劈成。江面没有一点波澜,甚至感觉不到江水的流动,狂野的岷江水在此变得文静,令人不敢想象水有多深!两岸的山峰郁郁葱葱,连陡峭的崖壁也覆盖着各种藤蔓植物。

  船行约三四公里,便进入了背峨峡。此峡江面比犁头峡开阔些,江水平静。两岸高低错落、千姿百态的青峰倒映水里,有的如蛟龙潜行江畔饮水,有的如临江美人顾影梳妆。背峨峡江段可见平缓的河滩,河滩之上的坡地芳草萋萋,有敞放的牛儿徜徉其间,两岸深处的茂林里,偶尔可见竹篱茅舍、石径菜畦。这一段江峡给人感觉既静谧、幽深,又生机盎然,有传说中的桃花源意境。

  当右岸的山势明显变得高大巍峨时,平羌峡到了。由于河面在此豁然开阔且拐了一个呈90度的急弯,岸边便形成了一个微型三角洲。停泊在三角洲回水湾的那些仅容单人作业的小渔舟,木制的船体被风雨侵蚀得呈乌黑色。三角洲土地肥沃,栽种着油菜、胡豆等小春作物,嫩黄的油菜花、紫灰色的胡豆花,点缀在潋滟的水光和叠翠的山色里,令平羌峡平添了几分绚烂。

  进入平羌峡两三公里后,右岸一座山峰突兀,高出江面约200多米,山顶呈竖状椭圆却寸草不生,据说那是一个佛像头部的雏形,当年是为在凌云山修建乐山大佛进行技术准备和经验积累,所以这可以说是乐山大佛的草稿或蓝本。平羌小三峡中,虽不见长江三峡的白帆点点,不闻长江三峡的纤夫长号,不遇长江三峡的激流险滩,但它青山如黛、绿水中流、鹭翔鱼跃的如画景观,仍然散发着无穷魅力。

  养马峡

  夏日炎炎此地幽凉

  “邓艾伐蜀”是三国时期的重大历史事件,它直接导致了蜀汉政权的灭亡。当年邓艾并未按蜀汉守军估计的那样沿涪江峡谷南下直取绵阳,而是出人意料的挥师东南,翻越龙门山余脉马阁山。

  邓艾伫立于马阁山东麓时,坦平的四川盆地似乎已是他眼中的囊中之物。但是,一个问题出现了,作战的马匹及辎重早已遗弃。没有战马,如何在平原作战?看着脚下这块水草丰美且四周林木茂密的土地,邓艾决定在此短暂停留,征集、驯养战马,为对蜀汉政权发起决定性的一击作充分准备。此地,便是如今位于江油市文胜镇的养马坝。

  养马峡地处龙门山褶皱带的深切割山谷中,由于长期的地质侵蚀和溶蚀,形成了众多的绝壁峡谷。清朝人刘宣悠游此地后,曾写了一篇有些影响的《小桃源记》,称其“岗峦之雄奇幽险,谓是江油之乐乡。直与武陵源仿佛也。”

  当我于一个夏日的傍晚大汗淋漓地到达后,很快便感到凉风袭人。此地为高山与平坝结合部,这样大幅度的温差,真令人不可思议!

  对游人这样的诧异,农家乐老板见惯不惊,他将形成这奇特小气候的原因娓娓道来:养马峡景区以养马坝古镇为中心,自东向西呈扇形分布三条幽深的峡谷,向正西是转迂峡,向西北是蒲家沟,向东北是望天峡。

  三条峡谷各自蜿蜒10多公里,谷内林木浓密、水流湍急、瀑布高悬,气温本来就低。由于冷空气凝重,便顺峡谷由高向低向坝子袭来,呈辐射状的望天峡、蒲家沟、转迂峡的峡谷之风,在养马坝这个原点汇聚,因此这里异常清爽宜人。

  望天峡可游路段长约3公里,持续向上爬坡。谷内青峰对峙,谷底泉水奔流,行进一公里处便是被称为“一线天”的景点,一条落差达40余米的瀑布飞流直下,在瀑布的底部形成一个深潭。一线天的景观还是较常见的,但有瀑布高悬的一线天就少见了。

  再往前,走过一座木桥后,便到达一处称为“齐岩”的地方,在这里两边的山峰仿佛连为一体,三层飞瀑一泻而下,又被一块巨石一分为二。此处的瀑布落差更大,景色十分壮观。沿途的大小深潭里,穿梭着小则一两厘米、大则十来厘米长的鱼儿。

  蒲家沟可游路段长约8公里,谷内比望天峡开阔,林木花草的种类很多。沿途的一些小草坪上野花缤纷,悬崖上老树挺拔、枯藤缠绵,加上潺潺流水,呈现出多层次的景观。沿路的野花招来无数色彩斑斓的蝴蝶,成群地在游人身边飞舞。山道上,不时响起“?N?N”的马蹄声,那是游人骑着景区工作人员牵着的马儿在游山玩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