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贷过热销费提前三四级市场潜力论受质疑

发布时间:2019-10-11

  随着我国一二线城市汽车市场逐渐饱和,低线级城市(即三线及以下城市)市场越来越受到车企的重视,被视为中国车市新一轮增长的重要支撑。但近日,GoFun出行首席执行官谭奕分享了一个与这一观点截然不同的调研结果:由于信贷业务的快速发展和下沉,三四五线城市用户购买的第一辆车基本上都在10万元以上,BBA(奔驰、宝马和奥迪)等高档品牌的市场占有率达到了3%~5%,这意味着消费提前导致这些地区换购动力并不强。需要指出的是,这项调查覆盖的地区包括九江、广远、广安等中西部低级别城市。

 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(简称“中汽中心”)数据资源中心的统计数据也表明,2018年以来,三线及以下城市汽车市场销量大幅下滑。低线级城市的汽车消费增长空间还有多大?对我国车市的支撑作用是否减弱?这些地区的汽车消费趋势发生了哪些变化?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、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耀在接受《中国汽车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在某些三四五线城市,汽车消费或有所提前,但从大范围来看,低线级城市的汽车换购需求还很大,能为我国汽车市场的向上增长提供强有力的支撑。

  ■低线级市场持续下滑

  由于经济水平和消费能力的提升,作为物质生活改善的重要标志之一,汽车在低线级城市的消费增长态势令人欣喜。

  在2018年之前,三线及以下城市是汽车消费当之无愧的“主力军”。以2017年为例,在各线城市对车市的贡献中,一线城市占比11%,二线城市占比32%,三线及以下城市占比高达57%。销量同比增速也是如此,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分别为1.9%和0.7%,三线城市的增速为3.8%,四线及以下城市的同比增长则高达4.2%。行业普遍认为,低线级城市的汽车销量总和有希望在短期内赶超一二线城市。

  但到了2018年,市场格局陡然生变。受到经济下行和房地产市场分流资金等影响,原先被寄予厚望的低线级城市汽车市场份额出现下滑。根据中汽中心数据资源中心统计,2018年三四五线城市的汽车市场份额从上一年的19.35%、15.74%和7.03%分别下降到18.64%、15.39%以及6.87%,如果算上六线城市,三线及以下城市的整体汽车市场份额从2017年的44.6%下降至2018年的43.5%。同比增速的表现同样如此,2018年四五级市场同比分别下滑12.6%和11.6%,今年上半年仍然处于负增长态势,降幅分别为0.3%和2.2%。

  ■消费提前是普遍现象?

  基于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车市表现,业内人士开始重新审视低线级城市汽车市场。

  如祺出行首席运营官沈晓风表示,宏观经济面临的巨大下行压力在一定程度削弱了消费者的购买力,且购买力下降幅度比预期大。他预测,在2030年之后,在汽车总销量中,面向私人领域的购车需求或将减少20%。

  “前几年,在四五线城市开展汽车巡展时,受欢迎的大多为10万元以下车型。”中国汽车新闻工作者协会副秘书长、百强巡展系列活动组委会常务副主任崔宜宏告诉记者,“如今发生了变化,十几万元的车型更加热销,确

  实有越来越多的购车者开始习惯使用信贷。”据他观察,在经济较发达的低线级市场,高端品牌的信贷政策比较灵活,在当地的市场占有率确实与前几年相比有所提高,甚至已经开始对普通品牌产生冲击。

  但崔宜宏强调,由于是“后发”市场,四五线城市的汽车保有量相对偏低,加上公共交通不如一二线城市便利,低线级城市居民的汽车消费属于刚需,在较长一段时间内,四五线城市的汽车市场依然是增量市场。

  “除了新增需求,四五线城市的换购需求也值得期待。”陈耀指出,国内大部分四五线城市的汽车首次购买时间集中在2009年前后,从时间来看,新一轮的换购热潮有望在近几年出现,消费提前的现象只局限于部分经济发展较快的四五线城市,并不是300多个四五线城市的普遍现象。

  “2018年,三四级及以下汽车市场的暂时下滑,对汽车市场整体造成了巨大影响,这从另一方面说明,三四级市场对我国汽车整体市场的重要性。不能因为一时的下滑,就动摇对这一层级市场的信心。”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执行副会长张克林认为,目前低线级市场虽然暂时受抑,但很多刚需消费远未饱和,大规模的换购消费也将从发达地区向次发达地区次第展开。从中长期来看,三级及以下市场仍是中国车市的主体,新一轮汽车市场的增长也将从低线级市场开始发轫。

  ■多方利好仍存在

  陈耀表示,随着区域经济发展和城市化进程加快,以及东部发达地区和一二线城市的产业转移,三四五线城市正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,就业机会增多吸引了越来越多回乡发展的年轻人,这些人正是低线级城市汽车消费的主力军。

  《90后人群消费大数据分析》显示,2018年“小镇青年”(即低线级城市年轻消费群体)有汽车类消费意愿的比例为16.67%,高于都市青年的11.32%。崔宜宏还提出,被汽车行业视为强力竞争者的房地产行业,在低线级城市的影响减弱。从平均值来看,低线级城市的房价偏低,消费者购房压力并不是很大,有更多的资金用于汽车消费。

  此外,2018年底工信部等六部委联合发布了《关于加强低速电动车管理的通知》,启动了低速电动车的清理工作,严禁新增低速电动车产能,新版《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》于今年4月15日起正式实施,这势必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低线级城市的居民转而购买乘用车,拉动一部分汽车消费。

  “总而言之,三四五级市场虽然正在下滑,但从长远来看,仍有较为广阔的增长空间,消费潜力也是巨大的。”崔宜宏指出,低线级城市的消费者品牌意识较弱,往往更看重车辆的实用性,因此汽车企业需要在线上线下积极开展品牌推广活动,让更多的消费者了解品牌、了解车型。但与此同时,低线级城市地域辽阔,开展品牌推广和产品促销等活动容易顾此失彼,因此需要选择一个覆盖范围大、正规有效、能够快捷通往四五线城市的平台开展市场推广活动。

  陈耀建议,在消费升级成为大势所趋的当下,汽车企业即便在四五线城市开展布局,也应摒弃过去一味追求低价的做法,注重产品的技术创新和品质提升,例如增加智能技术的应用,适当提供可个性化和定制化的产品。只有这样,才能在新一轮技术变革的当下,把握住中国汽车市场的新增长点,在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。本报记者 施芸芸